Kean君

不定期产粮。低产懒癌。

我为二赵正名。

【三】三国八卦杂志社连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鹤落天:


#由于上月火灾推迟更新


#保护记者从主公做起


#只要还有一只手能动就要不定期更新


1.夏侯惇开了一档生存类节目叫“如何爬到食物链顶端”,在各国武将中大受欢迎。


2.曹操表示生发精华对胡子并没有什么效果。


3.甘夫人想买新鞋子,刘备告诉了她草鞋的180种编织方法,被甘夫人打了一顿。


4..昨日亮瑜古筝合奏音乐会诸葛亮缺席,司马懿对此表示同情。


5.关羽每次上路都会被交警拦下当酒驾。


6.曹丕在陵墓里认识了很多小伙伴,不过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因为都姓司马。


7.孙策孙权孙坚父子仨出道了,好像叫什么小虎队。


8.贾诩准备导演一部默剧找徐庶主演,徐庶没说答不答应。


9.听说天子贫血了。


10.曹操有次拜访孔融,偶然在门外听到孔融大骂:“劳资最讨厌吃梨了次奥!”


11.桃园股份有限公司最近因草鞋猪肉绿豆价格暴跌增发股票,赵云诸葛亮纷纷入股。


12.刘备袜子又磨破了,听说他每年要用几百双袜子。


13.动物园禁止携带曹冲入园。


14.“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心!”司马昭忧伤道,“我们都知道!”路人纷纷答道。


15.陆逊发现自己每次打麻将都会大相公。


16.孙权送吕蒙一些衣服,说他总穿那身白衣裳怕别人说江东福利不好,吕蒙没敢告诉他自己有几十件不同款式的白衣服,毕竟直男是不懂这些的。


17.陆逊冷眼:“屁直男。”


18.听说曹操把祢衡送走的原因是,上次赤壁开战前夕擂鼓手发现带来的战鼓都被敲烂了。


19.新年大家都会向天子上供,今年魏国是肉夹馍凉皮,蜀汉是熊猫火锅,东吴居然送了十个美男。


20.曹操高兴的要给孙权加九锡,被荀彧郭嘉冷眼硬生生把话憋下去了。

一路走好,朱雀。

肋骨今天也被打断了:

陵光确实如同一个绮丽的幻梦。

他那么灵动,鲜活,一颦一笑都美得惊心动魄。

几乎是蛊惑人心一样,让人爱他爱得成瘾,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他。

到了最后一刻,天璇上下也没有一个选择离开他,所有人都愿意为了他去死。

他的一生都是被宠着的,到死都是,他就应该这样,被人宠一辈子。

如果他不是想要争天下,那么整个中垣活得最快活恣意的,就是他了。

他生来高贵。

他是天上的仙君,或是地府的艳鬼,总归,是不属于尘世的。

朱雀盘桓了人间数十载,足够久了,该是振翅飞离的时候了。

借用漫威终极宇宙漫画里红女巫的墓志铭——凡尘不配他的美好。

Limpid__Luster:

與你只能在此相會。

只能在夢中相見的兩人~

好可愛啊啊舊劍和SABER!!!我控雞不住我機雞了!!!

【魏文帝·手札合写】翩翩我公子

遥遥栉漓:

曹丕,字子桓,生于乱,长于军,四十年风雨飘摇,人生如寄,怀忧千载。黄初七年,他回到洛阳的宫殿,五月丙辰日病逝,按其生前的文告,不树不坟,葬于首阳陵。


他是个普通人,在乱世以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演绎着人类的悲欢离合,日月星辰的轨道已无法守成,盈仄不看天意而在人愿。曹丕行走在倾塌的宇宙天穹下,他有壮怀,他有隐忧:他奇异地在汉末那个儒家崩坏的年代重振礼乐;他采用九品中正拉拢最具威胁的门阀势力。


他是个守成的君王,他是个理性的诗人,但涂抹不去的是他不为人所称赞的真实。


曹植很了解他,“翩翩我公子,机巧忽若神。”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


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


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


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 


尔独何辜限河梁? 


                               ——《燕歌行·其一》




【米瑟】@米瑟瑟瑟瑟 
看到@遥遥栉漓 太太的lof就马上回应了想要和各位一起写合札,是十分荣幸开心的事情。说起丕丕的诗就马上写了《燕歌行》,把这首写掉了觉得有点狡猾呢这首大抵是很多人都很喜欢的一首,当初第一次读的时候算是改变了子桓之前在我心里的印象,体现出来温柔和细腻的一面。帝王中善于细微又缱绻的表达情感的除了南唐二主以外应该就是子桓了,会写分别的夫妇之情,闺怨之感,会把司空见惯的小情感小心翼翼地发现,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地捧起来收好,大抵这就是诗的子桓。



 



漫漫秋夜长,烈烈北风凉。


展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


                        ——《杂诗》




 



 



千骑随风靡, 万骑正龙骧。


                          ——《黎阳作》




 



 



观兵临江水,水流何汤汤。


戈矛成山林,玄甲耀日光。 


                    ——《广陵观兵》


 




 


【酒酿圆子】@葡萄酒酿小圆子 
free talk的话……我不知道说啥,就四个字:丕丕本命



 




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 
郁陶思君未敢言,寄声浮云往不还。 


                                ——《燕歌行 ·其二》




 


【谀词】@谀词 
第一次见到曹丕这个名字规规矩矩用墨印着,是小升初的一本语文常识书上。
大概是——第一部文学批评专论:《典论•论文》 曹丕
第一印象,这个人一定很严肃吧。
然后受三国游戏和中二病的影响,感觉他就是个霸道总裁(特别是三杀丕存道辟业皮肤的那个配音一个人去地老天荒什么的…………感觉符合我内心丕形象的是善醉易醒皮肤的配音),直到我知道了,这货写怨妇诗…………
那句很有名的就不码上来了。
然后开始了解这个人,说个人印象吧,他,真的,跟霸道总裁的形象,不会太符合。这是一个听到弟弟叫自己爸爸都会因想到亡父而感伤的人啊。
叶嘉莹先生说,他诗以感胜,一件平常的事,也可以勾起这个文人的思绪,触景伤怀,用他自己的话,就是“高山有崖,林木有枝,忧来无方,人莫知之”。
他是一个心思细腻的文人。他为人很真,凭性子做事的时候执拗得可爱,也爱开些玩笑。他的作品,以闺怨,追思,征战,怀旧居多,当然,大墙上蒿行也很有味道。
啊,这个人太可爱了,是同一时期官二代里最可爱的一个,(。似乎跑偏了,嗯,就这样吧。



 




 



  孟春之月,唯岁权舆。和风初畅,有穆其舒。驾言东道,陟彼城楼,逍遥远望,乃欣以娱。平原博敞,中田辟除。嘉麦被垄,缘路带衢。流茎散叶,列绮相扶。水幡幡其长流,鱼裔裔而东驰。风飘颻而既臻,日掩萲而卤移。望旧馆而言旋,永优游而无为。 


                                                                                ——《登城赋》




【桑泊莫】@桑泊莫 
说到曹二先生的诗文,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可能就是燕歌行吧hhhhh,这次选的是一篇不那么丧(?的《喜霁赋》,坦白讲我虽然自谓他的文学迷妹粉,却是第一次读这篇赋,抄了几遍,通读下来有点像《归去来兮辞》的疏朗豁达。希望他能获得真正的放松。


 


 



 



 家兄孝廉,自其分也。若使仓舒在,我亦无天下。


                                  ——《三国志·魏书》




 


 



【葡萄大侠】@葡萄大侠 
[我和朋友讲我喜欢曹丕,她们会一瞬间空白然后惊呼,啊那个篡位的……我说不是,不全是这样,他不算是个坏人,只是个正常的君王而已。]
[《魏书》的曹丕写得比《文帝纪》的好,因曹二的性格没法单立出来,不像大家都喜欢的李白苏轼,人物形象直击到光念个名字就有鲜明想法。他不是,曹二不是这样的人,《魏书》里他总是从群像中出现,再从群像中消失,《文帝纪》里是主角却反而模糊,他的性格需要别人烘托,活在曹操曹植的光环下使他近乎融于背景板,但偏偏是这样一个云雾的曹丕,确是独一无二的曹丕。是我喜欢的曹二。]
[估计他隐忍一辈子,表面永远平淡无奇,能说出最悲凉的一句就是:“我亦无天下了”了吧。] 


 


 


 


 



 



在余年之二七,植斯柳乎中庭。始围寸而高尺,今连拱而九成。嗟日月之逝迈,忽亹亹以遄征。昔周游而处此,今倏忽而弗形。感遗物而怀故,俯惆怅以伤情。


                                                                                         ——《柳赋》




 


【遥遥栉漓】


只是追随者。

【策瑜】两三个关键词

授长生:

注水段子,两个活了好久的老年人在现代


虽然没做出任何口头/书面承诺吧,但是也算答应了自己,就还是写一写高考作文了。




    周瑜看着电视乐不可支。他从卧室拖出空调被,就往沙发上一蜷,开着空调。孙策说过他你又怕冷又非得开空调,开了还得拿被子出来,也不嫌麻烦。周瑜就理直气壮,不开空调会热啊。


    孙策不像他爱在家里缩着。也撩过周瑜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说你带兵不也到处跑,天天也晒着。周瑜又跟他说:“在水边的时候多,感觉上没那么热的。”想了想又拿出网上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几千年的全球平均温度折线表,说“我们那时是历史寒冷期,现在全球变暖,所以不一样。”


    孙策说:“你继续。我知道你还能再现编出几十个理由。”


    “……当时打仗得看清形势啊,自己上阵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能用无人机航拍看——”


    孙策就笑了,说:“我也想用。”


    周瑜就又继续看着电视,孙策还不甘心——我刚从外面回来你动都不动一下,这怎么行?


    但他还是没把人揪出来。孙策坐在沙发边上,假装不经意的把手垂在周瑜脑袋旁边。周瑜伸出手来,握住了。孙策力气还是大些,一来二去两个人十指紧扣了起来。


    “窝在这儿看什么呢这么乐。”


    “……是这个时代都不流行的东西了。不过我觉得挺好玩。”


    孙策往电视看了眼,个个画着浓妆,左上角是他常见到的电视台(不管搬到哪去待着都能见到呢),右下角写了个《群英会》,感觉还蛮耳熟。


    “你看那个蓝白色衣服,头上有粉色毛绒球的是周瑜。”


    “……”为什么就这么淡定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看我是不是跟他们对比显得特别年轻。仲谋比我小那么多在里头也一把胡子呢,不过这个剧目没有他。”


    “……”


    “然后藏蓝色衣服那个大胡子是子敬。哎你说你当时也不对他好些,你看他后来——”


    “……这个面具这么奇怪一身绿的又是谁?”


    周瑜咳了一下,说:“蒋干蒋子翼。”


    然后孙策跟着周瑜看了会儿,在外面出了些汗又给空调吹干了,稍有些冷,就打了个喷嚏。周瑜立刻坐了起来,示意一起来盖被子。


    孙策说:“你也不嫌脏。”


    “嫌啊。给你特权你还不要。”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孙策想起了某个表情包的文字,脱口而出。


    “现在讲究人人平等。就算仲谋来了我也不会继续搞封建余毒的。”


    孙策又说:“什么就‘就算仲谋来了’?我就不是你主公了?”


    周瑜没管他,又看向了电视,然后抬起手,说要换台。


    孙策抢了遥控器过来,说:“你不回答我,我不还你。”然后又看了一眼电视,这又是怎么了要换台。


    听是听不太懂——但是下面那是字还是能看明白的。这字也经过快两千年的演变,慢慢的也就潜移默化接受了。总之孙策还是看到了“周瑜”邀请“蒋干”抵足而眠。


    “换台做什么?心虚?”孙策就把又窝成一团的人拉起来,往怀里一带,抱住了。


    “……没有。”


    “他是真来过找你吧。”


    “……你那时死后人心不稳,有人想让我跳槽,还挺正常的吧。”


    孙策又亲了亲他,说:“明知道是编的,还是忍不住有点想吃醋。”


    周瑜就笑:“我现在都给你抱着,还吃什么醋。”




    傍晚孙策问周瑜想吃什么,就要叫外卖。周瑜看到冒菜又开始笑,孙策也很合作——总不能让他笑的冷场,立刻问笑什么。


    “我说刘备非池中物时,也没想到后来他这真是出名到现在的人都把冒菜强行附会给他和诸葛亮。”


    “……我不喜欢吃辣的。”孙策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说了这么一句。


    “我们那时还没辣椒呢……不过这还挺好玩的,什么辣的川菜都跟他们拉上关系了。他们还说有种青团是纪念我的——”


    孙策说:“……那个啊,我不喜欢蒿草的味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喜欢啊,再挑食给你吃行军干粮。”


    “……现在这时候哪还有那种干粮啊。况且周少爷以前可比我挑食多了。”


    “我知道怎么做。”周瑜想了想,又补上句:“我当时也专门到军营问过。”


    “你也不会去做。……想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懒了?”孙策捏了捏周瑜腰,“变胖怎么办?”


    “……你不是该夸下我还知道这个。”


    “周将军也跟我一样爱兵如子我是知道的。”孙策亲他,“而且还打了最有名的赤壁。”


    往常要给人夸了,都能报以带着自信的笑——功成名就,本该就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又刚想说些什么,听见楼下每天傍晚都开始大声公放的音乐。


    周瑜说那玩意还能叫音乐真是太可怕了,不过既然大家喜欢那么应该……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吧……


    他迅速皱起了眉。孙策就又乐了。


    “顾曲周郎今天想说什么?”


    ……可是广场舞是一种娱乐方式,虽然确实很伤害耳朵但是也没有非阻止不可的理由。他还算是个上位者的时候就觉得民众也确实应当有点……能让他们觉得快乐的事情。并不只是生存


    “……”但是真的太难听了。周瑜又想了想,慢慢的说:“……这个时代的曲子常用的音多了两个。”


    孙策还在笑,不过理由倒是不一样了。他想,很多事情变了,但有些东西却不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21:

“哎~别哭了~梅莉和梅林念起来也没差太多啊”

彧離:

“今生无悔入史圈,来世……”
“或许千年万年都无法再见了吧……”

“他们在说我家男神?”
“哦……果然又是游戏……”
“也是,怎么可能呢……”

先贤们呀……请……请等等我……